故事大全-99故事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事大全-99故事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b4wt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菜单导航

                    杨傻子和老圆

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?2019年10月27日 11:10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家娘俩过日子,儿子杨傻子每天上山砍柴,砍一挑儿柴来到集上卖了,换点儿东西母子过生活。有一天上山砍柴,去得远,看到一座山头上有一棵大杨树,两三搂粗,七八丈高,上面有个大老鸹窝。杨傻子想:我把这个大老鸹窝弄下来,好闹一挑子柴火。他来到杨树下,把斧子插在腰间,脱了鞋,爬查爬查上了大杨树。他爬到了那老鸹窝底下,动手要拆,发现老鸹窝里有一个大蛋,有一斤来重,青青的透亮的皮儿,好看极了。杨傻子挺喜爱,把它掏出来,托在手上,又在褂子上扯了块布把蛋包起,装进兜,又把老鸹窝拆了,才下了大杨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傻子把拆下的枝条捆了捆,整闹了一大挑子柴火。杨傻子心里高兴,担着柴火,忽悠忽悠地下了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傻子到家和母亲一说这码事,又从兜里掏出那个大蛋给了母亲,让母亲炒着吃。母亲接过那个蛋,一个劲看,这么重,这个色,从来没见过,心里爱惜,舍不得炒着吃,就对傻子说:“我不能炒着吃,我要孵它,看它出个什么鸟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把这个蛋放在热炕头里,用棉花套子把它围起来,每天用手胡撸。这么弄了半月左右,蛋皮里面动了,过几天蛋皮破了,跳出来了个大雏鸟,比出蛋皮的小鹅大一倍。雏鸟吃得挺多,长得挺快,青脊梁背儿,白肚皮,金黄的嘴儿。母子俩每天没事了就逗着它玩儿。母亲对傻子说:“孩子!咱无亲无故,有了这只鸟,你就当多个兄弟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傻子管这鸟叫兄弟,这鸟就点头,还真通人性呢。傻子说:“这是只神鸟,我给它起个名儿吧。”他想到了它原来是一只圆圆的大蛋变的,就说:“让它叫老圆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家穷,没三间六舍,只有两间进屋脑袋碰檩的土坯房子。老圆没有别的去处,每天只是跟着母亲出出进进。老圆吃得多,原来杨傻子一个人打柴,两口人吃,现在三口人吃,杨傻子挣不上了,母亲对老圆说:“老圆!你哥挣不上咱吃了!你看咱这么穷,你多咱会飞了,也给咱家叼东西来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听了,眨眨眼,点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为了让老圆快快长大,有东西让给老圆吃。开始母亲吃七成饱,后来吃五成饱,随着老圆的饭量越来越大,她每天只吃三成饱,饿得瘦成一把干柴。老圆吃得足,腾腾长,长成牛犊一样大。母亲对老圆说:“圆!你能飞了吗?能为咱家出点力了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点点头,溜达着身子走出屋,站定,展开了大翅膀,一坐屁股,向前一纵身子,大翅膀忽闪了几下子,飞向了天空,围他家的院子飞了三圈儿。母亲仰望天空,对老圆说:“老圆!你找到找不到吃的,可要早去早回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向前飞,飞到笫二天前半晌儿,它从空中向下一望,见地上有一个大村,这村正是集日,人烟闹社,卖烧饼的、炸果子的、衣裳市、粮食市、牲口市、大车小辆,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,人多极了。老圆在这村的上空展翅打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落在集市上,背上一口袋麦子,一口袋芝麻,就往回飞。飞了一天半,飞到家。这时母亲正望着东南天空掉泪呢。她怕老圆头一次出门,万一被打猎的打了怎么办?正哭着,老圆回来了。母亲转忧为喜。老圆老远就展平翅膀,带着一股大风冲了下来,呵喳喳落在院子里,收住翅膀,麦子和芝麻滚下身来。母亲上前一看,乐坏了!她把老圆领到屋里,又给它烧了水,做熟了饭,让老圆喝了吃了。这时杨傻子打柴回来了,一看这些东西,上下嘴唇都合不到一起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次开始,老圆出飞了,经常向家叼东西,还净叼好东西,金银珠宝叼家来,盖房子买地;山珍海味叼家来,供母亲享受,这日子不到三年就发大了。房子盖了个五正三厢大四合,前出廊,后出厦,上面钢叉铁沿,中间画栋雕梁,院地上砖铺石桥、院中植青松翠柏、奇花异草,富贵极了!地买了十顷,拴了两挂大车,雇了五六个年工做,屋里的事雇了五六个使唤人,屋里那摆设想多好有多好,阔极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日子过了一年多。可是母亲还有一愁:傻子还缺个媳妇。这日母亲对老圆说:“圆仔!咱这日子是你过富了的,可是你哥还没个人手啊!你能给你哥找个人儿来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听了,又点点头。这一天,它吃饱了喝足了,溜达着身子走出屋去,一纵身子,飞向天空。母亲望着天空喊:“圆仔!早去早回—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圆在空中点点头,又带着一股大风飞远了。它飞来飞去,飞到了一个叫肖家楼的村庄,从空中望下去,在肖家楼的大洼里,有一辆大车停在洼里的庄稼道上,道两边是庄稼和树丛子,车上的小姐正下车来解手。赶大车的人正背着脸儿自个抽旱烟。老圆一看是个机会,一仄棱身子就扎下来了。赶车的人、车上的骡马一见牛犊子似的大鸟突然从天而降,惊得撒腿就逃。那蹲着解手的小姐,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老圆叼起,背在背上,飞向空中去了。小姐妈呀一声,吓死了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赶车人带着空车回了家,肖员外一家人闻听此事,失声痛哭!兄弟三人立即扛出鸟枪出村去找。哪找得着呢?